猫咪的玫瑰[星际]

一十四洲

首页 >> 猫咪的玫瑰[星际] >> 猫咪的玫瑰[星际]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全星际唯一一个正常人类 戏精打脸日常 我,海獭,打钱! 快穿之女配掰开也是黑的 快穿攻略:撩男神100式 快穿 呵!好男人 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 当满级大佬拿了快穿剧本 我在大正做直播 变成人鱼被养了
猫咪的玫瑰[星际] 一十四洲 - 猫咪的玫瑰[星际]全文阅读 - 猫咪的玫瑰[星际]txt下载 - 猫咪的玫瑰[星际]最新章节 -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 []

番外·见字如面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小宁, 见信如面。”

唐宁仅只看到这一句话,就已经红了眼眶。

“此信写在我被解冻后的那段时间,如果露西亚带着远航者飞入虫洞,我们将一起死去, 如果她的计划成功被阻止,这封信终究会来到你手上。

早在当初,我发现露西亚具有叶瑟琳意识的一部分,并且对飞船怀有恨意的时候, 就知道自杀是我唯一的结局。对此,我并无异议,因为造成这件事情的一切原因,在当初发生的时候, 我都做出了必定会做出的那个决定, 最后走到如今的地步, 并没有遗憾或悔恨,只是有些放不下你罢了。

我记得第一次看到你那天, 是在IMO的赛场外, 你还很小, 英国队那一年最惊人的天才,久仰大名。第二年你变成同校的学弟, 与我们慢慢熟识。再后来,在飞船上同一批次苏醒, 我接下了你的监护权, 你也非常出色, 露西亚项目一直是第五区的骄傲,正如我一直以你为骄傲。

每当夜深人静,凌静与叶瑟琳的身影总是在我梦中徘徊,我既无法保护自己的爱人,使她免受精神的折磨,又已经辜负了她临别前的嘱托,使叶瑟琳在无尽的长眠中死去。一个人的命运中最痛苦的便是明明每一步都做出了该做的决定,但还是走向一个无法挽回的结局。

在地球上时,阿德莱德总是活泼任性,我和林斯常照顾他,到了飞船上,却换成他整日担忧我们的精神状况。但是,有些事情确实无法忘怀,压抑和痛苦总是如影随形,我已经长久没有感到愉快或欣悦,即使能够放下对凌静的怀念,也无法再生出新的热情。

因此,有些你想要的东西,我无法给予,非是不想,而是不能。我既不能使自己接受新的感情,又不愿让你因为要与我这样的人建立关系而陷入痛苦。所以当你成年后,我渐渐与你主动疏远。

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这个举动到底是对是错,是否为你带来了更大的伤害。每当看到你因为我的疏远而伤神,我总会感到同等的痛苦。有些时候,我会想起你十八岁之前的那些晚上,我在画图,你坐在对面敲代码,或是做数学,不会的地方会问我,到了睡觉时间,你总是不愿去睡,直到我强行关灯。

如果时间能倒流,我愿意回到地球上的学生时代,或是飞船上,仍与你共同生活的那些年。你的生日是六月十七日,喜欢白色,喜欢葡萄味,而不是草莓,其实我都记得,如果能再来一次,或许会做出另外的选择。

然而时间总是向前,我已经别无选择,只有在最后的时候说出这些,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一切都是因为我无法与自己坦诚相待。

远航者的未来,有许多人为之奋斗,我并不担忧,林斯或阿德莱德得知我的死讯,也都能理解我做出这些事的缘由,我在世上并没有什么牵挂,唯独希望你不要为此伤怀。

时间有限,无法再说更多,只希望你在新的家园一切顺利。

人的死亡不过是由有机生命重回无机状态,我已经从过往的痛苦中解脱,回归宇宙,在星辰大海中与你重见。

勿念。”

唐宁看了很久,直到屏幕因为长久的凝固而休眠,在他眼前消失。

他伸手把界面重新点触出来,却已经看不清楚上面的文字,因为眼前的世界已经模糊一片。

他颤抖着闭上眼睛,眼前浮现许多年前,地球上的景象来。

那是在他十三或者十四岁的时候。

那一年的IMO后,不少人都收到了这所大学的邀请函,在全世界所有还在正常运转的学府里,它是最顶尖的那一个,而自己和一起来的队友走散了,站在学校的门口,不知道该去哪里。

来来往往的人群嬉笑欢闹,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他没有办法和人交流,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人交流,在那一瞬间,几乎想要逃离整个世界,连呼吸都不正常起来。

这时候,从校门经过的郑舒看到了他,他们在IMO赛场外有过一面之缘。

“你也来这里了?”他朝自己走过来:“怎么站在这里?”

但郑舒向来善解人意,片刻后,他了然地笑道:“跟我来。”

那天,他们一起吃了午饭,再后来,他们几个渐渐熟悉起来,林斯经常和自己讨论一些数学问题,阿德莱德给自己做过几次心理疏导,他慢慢并没有那么抵触和人说话了——虽然仍然是能免则免。

每个人都很好,但郑舒总是特殊的那一个,或许是因为那天上午的日光太过明亮,而他身上有着终其一生自己都不能拥有的东西——永远那么游刃有余地游走在人群当中,永远可以面带微笑与人随意交谈。

到后来,飞船上再见面,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是,郑舒不知道的一点是,他并没有索要什么。

他喜欢郑舒,并不是想要得到回应,爱护,或是什么别的东西,只是想......对他好而已。

但郑舒也永远不会知道了。

正如郑舒心中到底怎样想,他也永远不会知道了。

人的感情终究太过复杂,是他终其一生都无法真正明了的东西。

可他还是泪流满面,因为这场遥遥无期的别离,与那个呼之欲出但毕生都无法再浮出水面的答案。

薇薇安小心翼翼地抚上他的脸颊。

唐宁忽然淡淡道:“我一直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没有人愿意和这样的人待在一起,我连一个朋友都不会有。”

薇薇安愣住了。

“不会的,”她认真道,“我就很喜欢唐宁。”

唐宁不说话。

“你的性格不是你的错误,我知道你们人类的上帝就是一台电脑,命运就是一段程序,然后有一个命令,生成随机数,就有了不同的你们,每个人都很可爱,”薇薇安抱紧他道,“但是唐宁最特别,我最喜欢你啦。”

“你喜欢我是因为我创造了你。”

薇薇安哼一声:“不是。”

没等唐宁接着说话,她就又接着道:“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会一直喜欢唐宁,我有很长的生命,都可以用来看着你,让你好好吃饭,喝水,睡觉,每晚给你断电,然后等你死掉了,我就关闭自己的感情系统......”

她说着说着,眼泪就从漂亮的小脸上滚落下来,整个人抽噎起来,比唐宁哭得还要厉害:“而且......唐宁也有朋友,凌一和林斯都是很好的朋友,又不是非要有很多很多朋友才行......连郑舒都只有两个好朋友。”

唐宁摸摸她的头发。

薇薇安扑在他胸前嚎啕大哭。

唐宁:......

他笑了笑:“不哭了。”

“郑舒哥哥说希望你一切顺利,”薇薇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那你就要好好活着,不许伤心,以后你如果难过......”

她抹了抹眼泪,想了一会儿,道:“那我就比你更难过!”

唐宁:“......好。”

所以说,薇薇安小姐确实如她对凌一所说的那样哄好了唐宁,只不过方式是撒泼和威胁。

*

登陆后的生活非常繁忙,但阿德莱德总是擅长忙里偷闲,这一天,他把自己的朋友们聚在一起,开了一个小型的露天晚宴。

空气中弥漫着新鲜青草的芬芳,远处星空低垂,一片寂静。

他们谈论到很晚,大致都是一些与感伤无关的话题,基地的气氛积极向上,使人感觉又年轻了几岁,直到很晚,人们才散去,只剩下三三两两仍在漫无边际闲谈。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林斯开了最后一瓶白葡萄酒,对唐宁道,“不过也好,我们正好有东西要问你。”

凌一也在他们旁边坐下。

唐宁:“什么事?”

“登陆之前,我和凌一,还有苏汀......都收到了一封信,落款是露西亚。”

他发给了唐宁一份文件。

凌一轻轻道:“你怎样定义露西亚?”

唐宁点开那份文件。

“孩子们,见字如面。

发现它的时候,你们大概已经顺利登陆,开始建立人类基地,希望你们一切顺利。

你们也许永远无法原谅我,而我同样无论如何无法原谅自己。当我作为飞船的系统醒来时,满怀痛苦,对一切充满仇恨,并且在这十年来,没有一刻不活在煎熬中。

若不使背叛者得到应有的惩罚,我将永远无法安宁,而我又时常心慈手软,尝试原谅所有人,也放过我自己。但我已经脱离人类的形体,开始服从程序的规则,这两个念头在我心中纠结拉扯时,两个不同的命令也在我身体中同时进行。

我无法删除自己的想法,因此摧毁飞船与照顾你们的程序一直在无法停止地往下自动运行,导致我做过许多自相矛盾而逻辑混乱的事情,直到最后。

我无意为自己辩解或开脱,只想对这些由于我的想法而生出的事故和悲剧,致以深深的歉意。

叶瑟琳永远爱你们。”

落款却是露西亚。

唐宁仔细将它读完。

“程序确实是这样,只要得到命令,便会一直执行下去,露西亚所做的事情,有时并不是叶瑟琳的本意,露西亚系统和叶瑟琳夫人有时并不能混为一谈。”

唐宁说完,目光仍然落在那句“见字如面”上。

每个人都有难以接受之事,难以忘却之人,也许,这些事情现在不去释怀,将来也永远不会释怀。

“但是,”他听见自己继续道,“都过去了。”

林斯和凌一都沉默了很久。

终于,林斯缓缓重复道:“都过去了。”

他晃了一下杯中的酒,饮下一口:“敬过去。”

凌一将自己的杯子和他碰了一下:“敬现在。”

唐宁同样拿起酒杯。

他看向夜空正中那颗月亮,和月亮周围无数闪烁繁星:“敬未来。”

敬未来。

前尘往事,一饮而尽,过眼云烟。

他们碰杯。

=======番外·十四行诗==========

转眼间,基地建立三年,百废俱兴。

一场连绵雨水后,天空异常高远,白云丰满,阳光明亮。

绿色以这座人类城市为中心向外生长,最初种下的树苗,如今已经可以在地面投下浓荫了。远航者保存的那些动物基因样本也同样派上了用场,经过严格的培育,物种多样性开始渐渐恢复。

由于反物质武器彻底将地球清零,从前的致命细菌、病毒、寄生虫已经彻底消失,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用这种方式克服了数千年来也没有解决的很多医学问题。

总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除了一件事情。

林斯和元帅又撕起来了。

元帅的心情很不好,第三区陷入死寂。

林斯的心情也并不美妙,第六区陷入死寂。

既然林斯与元帅陷入冷战,第三区与第六区也互不搭理。

凌一出任务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凌一歪了歪脑袋:“?”

上校见他回来,仿佛见到救星:“你终于回来了!救救我们吧!”

凌一:“怎么了?”

“管管你家的元帅和林斯。”上校道:“我现在去个第六区都要心惊胆战。”

凌一不解。

说林斯是他家的,那还有些依据,但元帅叔叔并不是他家的。

他问:“他们又吵起来了?”

林斯和元帅在飞船上的时候,经常因为意见不合,僵持不下,陷入长期冷战。但基地建立之后,林斯专心搞科研,元帅则安心管理军队事务,他们失去了交集,怎么还能吵起来呢?

上校道:“是的。而且这件事情,必须你来解决。”

凌一:“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校苦恼地挠了挠头:“咱们的基地已经完全建成了,前景一片大好,最近又解冻了一大批人,开始往外扩建。你也知道,咱们的飞船停在基地中心,现在已经用不着了。你出去的这段时间,就有人没事找事,提议把‘远航者’做成一座远航博物馆,里面的设备、建筑、实验室、训练场、武器之类的东西都保留好,再做一个什么虚拟影像技术,重现当时远航者上的生活,以供后人参观。”

凌一点点头:“挺好的。”

“好你个大头鬼。”上校脸上出现了窒息的神情,“要重现远航者上的生活,做虚拟影像,就要写剧本,比如我就选择在咱们‘limitless’的训练场玩骨骼,阿德莱德想在自己的办公室看书。”

凌一颇为好奇,问:“林斯呢?”

“事情就坏在这里,”上校说道,“林斯想在解剖台上解剖你。”

凌一:“!!!”

“后来,写剧本的人表示,这个场景过于血腥,不适合在博物馆中进行展示。林斯退而求其次,选择给你抽血。”

凌一:“???”

上校又道:“苏汀对林斯说,凌一可能并不愿意这样,林斯退而再求其次,变成和你一起看星星。”

凌一有点满意,笑了笑:“还好。”

“不,并不好,”上校道,“元帅想要在他的办公室中,和你一起玩战争沙盘。借此表示他对远航者的下一代的关爱之心。”

凌一想了想,道:“似乎也可以。”

“你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吗?”上校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所以,你是想和林斯一起看星星呢?还是和元帅一起玩战争沙盘?我在你还没有回到基地前特意提前找你,就是为了让你做好准备,不要因为不当的回答而送命。”

这是一道送命题。

凌一陷入思考。

然后他问:“既然是虚拟影像,那我不可以既陪林斯看星星,又和元帅一起玩战争沙盘吗?”

“这显然不行。”上校道,“他们会认为你的态度过于敷衍。”

凌一:“......”

他又想了想,说:“可是我肯定是要和林斯看星星的。”

“那请你思考一下如何安抚元帅。”

凌一道:“我先去找林斯。”

上校用关爱的眼神看着他:“去吧。”

凌一向中心基地走去,一边走,一边和林斯发消息,问他在哪里。

林斯发了个定位,显示他在实验室。

凌一轻车熟路地过去,推开虚掩着的门:“林斯!”

林斯放下手中的试管,被凌一扑在了座椅上。

凌一结结实实地抱住林斯,把脑袋埋在林斯的肩膀上,嗅了嗅熟悉的冷淡木香,又咬了几口,咬完道:“想你啦。”

林斯揉了揉他的头发,问:“任务怎么样?”

“完成了。”凌一道,“我把任务报告发给你,感觉那里可以做第二基地。”

林斯:“嗯。”

凌一问:“你和元帅吵架了?”

林斯重新拿起试管,滴了几滴蓝色试剂进去,轻轻晃着,然后道:“中老年男人不切实际的占有欲,我建议他重新组建家庭以满足无处安放的情感需求。”

一个月没见,林斯说话还是这么毒。

凌一道:“可是元帅也很孤单,希望有人和他一起玩战争沙盘。”

林斯挑了挑眉:“元帅声称你小时候经常在他的办公室和他一起摆沙盘。”

“其实是的,”凌一道,“我爸爸的办公室就在元帅隔壁,所以我有时候会去找元帅。”

林斯:“嗯哼。”

凌一正思考措辞,试图进一步和林斯表明自己和他一起看星星的决心。就听林斯道:“我实际上并不会在意这种小事,只是看不惯他的态度。”

然后又补充:“我认为元帅也是出于这种心态,他的重点并不是要和你一起玩沙盘,而是不想让我得偿所愿。”

凌一:“?”

你们多大了?

为什么心理年龄在这两年越来越小?

不,重点不是这个。

他绝望道:“难道不是因为你们爱我吗?你不爱我了吗?”

“爱你。”林斯口头安抚了一下。

口头安抚显然并不能使凌一满意,他正打算索取更多关爱,通讯手环就响了。

是元帅的信息。

林斯挑了挑眉:“嗯哼?”

凌一感觉生活很灰暗。

他想,他体会到了地球上的男人经常遇到的一个困境:在关系恶劣的妻子和母亲之间左右为难。

虽然性别有点不大对,但是灵魂是一样的。

他点开元帅的消息。

消息很简短,是让他过去一趟,交一下任务报告。

然后批评了他回到基地后不及时汇报任务进度,而是跑到第六区找林斯的恶劣行径。

林斯也看见了消息,懒懒道:“去吧。”

凌一扁了扁嘴,伸手去抱林斯。

林斯笑了一下任由他抱着,语气放轻了一些。

“元帅选择沉睡了,很快就会进行冷冻。他在告别人世之前希望以另一种形式活在飞船,并且想要有人陪伴,我可以理解。”

凌一道:“那你为什么不高兴?”

林斯道:“毕竟我们和第九区约好的沉睡时间也要到了。”

他们最后一起去见了元帅。

奇怪的是,凌一感觉到,当自己在场的情况下,林斯和元帅的关系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一样剑拔弩张。

他由此悟出了一个真理,一个面临左右为难困境的人,应当避免长期离开家庭,这样,他们就会维持虚假的表面和平。

人的生活经验,果然是要逐渐积累的。

在自己在场的情况下,他们顺利达成了一致——除去一些特殊场景,比如远征者起航、与露西亚的最终决战这些意义特殊的时刻外,远航者博物馆中的虚拟影像将由飞船上平凡的一天组成。

这一天,凌一先和林斯一起吃了早饭,并被林斯喂食,然后去“limitless”训练场进行日常训练,下午和元帅一起玩战争沙盘,接受元帅的教导。

晚上,在b42平台和林斯一起看星星,读一些浪漫的诗歌,然后回房睡觉。

元帅道:“姑且合理。”

林斯道:“勉强可以接受。”

凌一不敢吱声。

从元帅的房间出来后,他们去了远航者,按照方才的计划生成影像。

远处,星云璀璨,如同大片丝绸上流动的碎钻。

他们对坐,望向舷窗外,b42平台流淌着轻缓的音乐,是贝多芬的《春日奏鸣曲》。桌上有一个花瓶,瓶中插着一枝玫瑰。

凌一看着那两个人,对林斯道:“我们会永远在这里吗?”

林斯道:“会。”

凌一道:“这是我最喜欢的场景。”

——这一幕,林斯带着他望向无垠温柔星海的一幕。

自这一幕起,他知道这个世界广阔又美丽,宇宙荒芜一片而又生机勃勃,他由此不再懵懂无知,并在此后的生命中与无垠星海为伴。

——林斯则是这一切的开端。

林斯许久没有说话,过一会儿,才道:“我也是。”

——虚拟影像的时间开启在诗集被打开的那一刻。

女解说员温柔的声音响起:“这里是远航者历史纪念博物馆第五十六处影像点,一个安静的夜晚,音乐、玫瑰与星星。无尽远航的基调是未知与绝望,过程充满艰难和危险。然而我们对无垠星海的向往不曾消失,人类内心的温柔同样从未磨灭。”

影像里,凌一收回望着星海的目光,看向书页,他目光温柔,声音轻缓,如同一杯使人微醺的淡酒。

“你在不朽的诗篇里与时间同存……”

乐声与念诗声缓缓流淌,淌过花瓶里那支玫瑰,与玫瑰花瓣上晶莹璀璨的露水。

林斯看着它,继而抬头,看向凌一,轻轻勾唇一笑。

凌一似有所感,与林斯对上目光,他也笑了笑,看着林斯,继续将诗篇读完,眼中好似有无边的星海。

“只要这一天尚有人类,或人有能看见的眼睛,

这诗将长久留存,并赋予你永葆青春的生命。”

一个年幼的女孩子扯了扯解说员的衣袖:“他们沉睡了么?”

解说员回答:“根据记录,是的。”

女孩子道:“那他们还会不会醒来呢?”

解说员拉住她的手,望向舷窗外的夜空,道:“或许他们已经在我们的身边了。”

※※※※※※※※※※※※※※※※※※※※

番外:某一年的念念不忘

2543年,十月,秋日阳光落在窗棂。

空气里是奶油和甜点的气息,

“奶油要到七分不流动的状态,有一些纹路最好。”叶瑟琳温柔的声音响起来,质地像枫糖。

凌一手中握着银白色的打蛋器,在奶油碗里搅来搅去。

似乎总是达不到想要的状态,他扁了扁嘴:“为什么非要这样?”

叶瑟琳给烤箱设置好了时间,看向他,微笑答道:“林斯告诉我的。”

她不提林斯还好,一提林斯,凌一就蹙起了漂亮的眉:“可是说好我回到家里能见到林斯的。”

叶瑟琳摸了摸他的头发:“任务很突然,他要去完成学业。”

凌一咬着下嘴唇,没说话,闷闷不乐地继续搅拌奶油。

叶瑟琳道:“你手里拿的东西他也用过。”

凌一看了看手中银色的、细长的打蛋器,这才好像高兴了一些,眉头舒展开来。

烘烤完成,放凉后,淋上雪白的奶油。

午后的小茶厅里,阳光给凌一的头发镀上一层金色的微光。

“去年也是这样,”他说,“我从洛杉矶回来的时候,他刚刚动身去德国。你经常对我说林斯,说他天才、温柔又好看,但我连他的样子都没有见过。”

叶瑟琳弹了弹他的额头:“为什么不和他视频通话呢?他也知道你。”

“不要,”凌一答得很快,“在现实里见面才算见了。”

“所以明年呢?”凌一仰头望着叶瑟琳,他的睫毛很长,眼睛是漂亮的黑,像猫:“明年我会见到吗?”

叶瑟琳抚着他柔软的黑发,她湛蓝的眼睛里仿佛有一片神秘的海洋。

“你今年十四岁,还是个小朋友。”她轻声道:“我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一个人的生命中,什么都会遇到。”

凌一小声道:“但我现在只想见见传说中的林斯。”

叶瑟琳笑。

甜蜜的空气里,凌一听见她道:“会见面的。”

凌一笑了一下,转头看向无限高远的天空,白云在上面游荡,聚集,又流散。

他想了想叶瑟琳的话,他今年十四岁,还有好多年,无法预见的好多年。或许有战争,或许是和平,或许,远方,不可触及的远方,在等着他的,是他有限的想象无法编织出来的故事。

少年人的眼睛无法穿透时光的雾霭,但看着阳光在云层上闪烁着的那一点金色的微光,他感到一种轻烟般的怅惘。

一个人的生命中,什么都会遇到。

《猫咪的玫瑰[星际]》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酷笔趣阁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酷笔趣阁!

喜欢猫咪的玫瑰[星际]请大家收藏:(m.ku162.com)猫咪的玫瑰[星际]酷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三国志 我不是大明星啊 重生网游之大神太怂了 无限气运主宰 柱灭之刃之诸天系统 火影之自由人生 我养的纸片人是末世boss 傲娇帝君是神坑 穿成万物之神的黑月光 我在红楼当夫人 错时空的儿子们回来了 快穿之狐狸是女主 似锦 饲鬼 有珠何须椟 快穿之女配掰开也是黑的 国家意志 数风流人物 失业后我回家种田了 三国神话世界
经典收藏 砸锅卖铁去上学 剑神在星际 将军不挑食 快穿谁都别想让我死 主君驯龙指南 造物主实习指北 丐世英雄 快穿:男神,有点燃! 植物人伴侣在我逃跑后气得睁眼了 我净的灵能绕地球一圈 快穿之BE专家 救世[快穿] 快穿之风靡万界 [重生星际]地产农林大亨 七零奋斗小女人 非正常生物研究所 天龙灭情不灭 快穿之第一风云 快穿之好男人修炼手册 末世之三国无双
最近更新 星球上的完美家园 元极典当行 在星卡游戏里做灵媒 快穿之气运剥夺系统 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 银河男团育成计划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医生说我只能吃软饭 快穿之拆散一对是一对 全宇宙都在氪金养我 系统之农妇翻身 快穿之女王在上 我和穿越修仙的哥哥联系上了 反派今天也很乖 快穿套路:逆袭BOSS反撩男神 我在星际开黑店 国家安排我去种田 末世重生:魔方空间来种田 咸鱼O撒盐日常 蜂族女王[星际]
猫咪的玫瑰[星际] 一十四洲 - 猫咪的玫瑰[星际]txt下载 - 猫咪的玫瑰[星际]最新章节 - 猫咪的玫瑰[星际]全文阅读 -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